每日一咕

  他曾告诉我,他的征途是宇宙尽头深邃而蛮荒的狂乱——而为了触及世界的脆弱中枢与为人置若罔闻的真理,他甘愿去承受永夜苦寒的寂寥,去称颂无垠孤独理性的淡漠,去朝拜文明缺失的深重苦难,去成为一具腐尸、一把枯骨、一捧扬尘。从他开口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他的理想注定是崇高且隽永的悲剧,超越时代的思想性已经提前奠定了他的命运。
   
   
  
    
      
   
    “你会等我回来吗?”他将白色蜜桃味口香糖吹成顶端略薄的微型星球,那颗可怜的化工产物还没来得及发出爆响,便破开圆隙瘪缩了下去。 
   
  
 
 
     

  我本欲劝阻他,而那显然是徒劳。我能给他的只有炙热痴狂的可悲爱情、我行将就木的生命,以及无尽而令人厌烦的苦痛罢了——樊笼无法羁留风。他右腮隆起,再次咀嚼那团树胶。
   
  
    

  “它飞不到太阳上去的。”我对他的行星说。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Julian M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