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鸽

  她披散的栗色鬈发被汗液沾湿海藻般缠结,贫瘠心脏在饱满胸脯下紊乱搏动着,几因常年被束腰压缚的畸形肺叶过荷舒张而昏厥。
 
 
   
  

 
  窒息与恶寒使她裸露的双腿巍巍颤抖起来,最后连支持躯干直立也不能。她跪趴在单色大理石铺就的冰凉地面,却兀然忆起在正午被剖开的石榴子房,以及其中水晶似的透亮果肉——那似乎存在于她的子宫内,寒冷且鼓胀。这样谙熟的恶心将她掳掠回7年前莫斯科冬夜的幽邃巷道——
 
   
   

    
 
  她从未获得新生。

评论 ( 2 )
热度 ( 9 )

© 热心市民薄荷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