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鸽的片段

  太妃糖小姐是昨天跳的楼,白花花的脑浆和鲜血搅在一起,像是化掉的草莓牛奶圣代。如今她的尸体已被冻入殡仪馆的冷柜中,怕是连骨头都冰凉了吧。

  听说自杀者没有进入天堂的权利,这实在令人叹惋:她拥有我所见过的最纯洁的灵魂——不是自然无瑕的天真,而是对于世界毫无猜忌的愚蠢的信赖——但这也无济于事,若是说为何她不得不在六尺之下受尽地狱的苦难折磨,那便全然归根于她自己的懦弱极端,与旁人毫无干系。

评论 ( 7 )
热度 ( 11 )

© 热心市民薄荷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