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帕<安】游园惊梦(终章)

*文革前期大背景翻!译!腔!
*男扮女装!帕【所以人称变来变去】
*灵感来自《蝴蝶君》
*安迷修视角

1.

  讳莫如深是隔阂的温床。


  返乡佳期渐近,雷狮却突兀邀我赏玩他新收藏的东方白瓷茶杯。米黄色信封印上带有闪电状凹纹的正红火漆,包装被随手撕下遗留毛边及酒渍的《进化论》扉页。雷狮张扬的花体字迹掩盖纸张原本带有的灰色摘节:


  “Natural Selection and Survival of the Fittist.”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2.

  牡丹的盛放远不及它的凋萎,它缎似柔瓣臃肿簇拥,香消玉殒时便也共同陨落,显出她娇矜生命中唯一凄冷的贞烈来。瓷杯壁凝固她艳俗花容,瀹水沸声氤氲开朦胧幻境,我在缭绕雾气中再见她的面靥。


  我明白这不仅仅是茶杯的问题了。


  她烫卷了原本清丽秀欣的直发,肌肤裸露处坠饰奢侈繁杂几近累赘,暗色洋装更衬得她失血苍白,仅有脸颊不自然浮红。她徐步踱至雷狮身侧矜持并腿坐下,垂下眼避开我探求目光,而雷狮亲密地揽过她的肩。


  “Maybe you known - this's my fiancee palos.”
  [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这是我的未婚妻帕洛斯 。 ]
 
 
3.
 
  妒火炙烤我的理智,我夺过绘有富丽牡丹的瓷杯,将其中苦液一饮而尽,若咽下逆流的怆泪。饮毕,我将它狠狠拍回青石案台,瓷与石相碰击刺耳作响划破粉饰的太平。雷狮嘴角僵硬垮下,搂紧了她的上臂,力道过大以至于绸制贴身衣料现出道道皱褶,这是他震怒的前兆。沉默滚烫紧绷着发酵。


  她轻轻拂去雷狮紧压在她肩头的手,抽出一方绣有绿萼梅的丝绢,云淡风轻托起那茶杯细细擦拭,残余茶液于丝帕上洇开丑陋色块。她淡漠瞥向我,像是灯火冷静谋杀扑身而上的飞蛾。


  “It's not proper for you to do so, Mr. An Mixiu”
  [安迷修先生,您这样做是不合礼仪的。]


  她随意丢弃了那方丝绢。而雷狮倨傲的指使仆人焚烧销毁它。

4.

  “安迷修先生,请您为我画一幅像。”


5.

  我曾无数次想象她的胴体,但绝与我眼前所见不同。杜丽娘正从他体内死去,而新的更高等的生命将践踏着她的骸骨涅槃。


  他被掩在戒律教条下的躯体遍布深浅不一伤痕,牙印与吻痕交缠不清,畸恋与性暴力为他着色。他却带着远离尘寰不被恶所染的圣洁施施然抽出一支香烟。

  “为什么?”我感到自己的佩枪抵上他羊脂玉般的胸膛,随他的呼吸起伏。


  “你敢么,安迷修?”他讥笑道“你敢么?”


6.

  我不能。


  不是柳梦梅爱上了杜丽娘——而是安迷修爱上了帕洛斯。他象牙白的手按上我的皮带搭扣,笑意漾在眼角。


  “Be a gentleman.Help me to light a cigarette”
 [做个绅士,帮我点支烟。]



  END


【作者逼逼两句】

我终于写完了!!!!
以下感谢
@苏子_一个熬夜修仙的家伙
我滴美男给我鼓励和喜之郎【???】
@Utopie
我滴派大星星嗦要给我长评,喜滋滋
@YN-安
我滴光光给我的思路!!!超棒!!!

评论 ( 13 )
热度 ( 54 )

© 热心市民薄荷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