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帕<安】游园惊梦(3)

*文革前期大背景翻!译!腔!
*男扮女装!帕【所以人称变来变去】
*灵感来自《蝴蝶君》
*安迷修视角

1.

  我试图描绘她日益清减的倩影,尽管那只是她人生中无足轻重的断章。

  罂粟油的气味尖锐的充盈着逼狭封闭空间,《雪中竹梅图》拙劣摹本浮于幕帷之上。她雍雅缩进纹样繁复的锦缎霓裳,袒露出噬骨蚀心的漠然肉欲,似蛹化套入奢华丝茧,更显纤羸身躯形销骨立。她款款向我,足步翩跹。

  无论敛静抑或情动,入画的她若精巧瓷制摆件般尽态极妍,无灵魂依附的空壳脆弱易碎。我能轻易绘出她吹弹可破的肤,却难以勾勒她映月深潭似的眸。过于美丽却空洞虚幻皮囊反而令人感味到彻骨的寒凉。

  “安先生,我相信您会创造出传世之作。”

  她伏在我足畔托起我的掌,亲吻我的尾戒。卷起幽香的呼吸打在我的脉搏上。我洗去画笔所沾染的她衣褶内影的茜色,澄澈净水与其云雨翻覆晕开梅红。

 

2.

“Where  Beauty  cannot  keep  her  lustrous  eyes.Or  new  Love  pine  at  them  beyond  tomorrow,”
[而美保持不住明眸的光彩,新生的爱情活不到明天就枯凋]

                         —《Ode to a Nightingale》

  也许正如她所说,希望是卖弄风情的娼妓,却被冠以贞女的花环。命若浮萍将她侵蚀得薄情善变——街上碌碌的庸人都叫她婊子,我却认为她傲骨天生。

“您是否在白日梦行?”那日登台前她问我,如今想来一切不幸皆有预兆。
  我不愿忆起当时的情景。我苦心构建起的虚妄梦境瞬时分崩离析,但我知道她对此心明如镜。她几乎将丽娘扮作了杨妃,骄奢淫逸的绮丽摧得梅枝萎靡。她残忍地将病梅刈剪,眼中影映出牡丹的光华。

  她觑眼睨着我,眼角墨色油彩妖异且跋扈的上挑。我早该想到,这不可能出自她若柔荑的手笔。

  是雷狮。

3.

  那是我第一次对她倾泻怒火,说得上失礼冒犯。她仅仅是漠不关心地颔首聆听,唇角甚至扬起温柔的弧度。但当她再次使用我的母语回答我,称呼我的全名时,我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Mr.An Mixiu.Are you blaming me for coming too close to Mr.Lei, or are you angry that I've messed up your Du Liniang?”
[安迷修先生,你是在责备我与雷狮走得太近,还是迁怒我演砸了你的杜丽娘?]

  她尽可以痛骂我,讽刺我,我能对她凌厉蹙起的眉或刻薄轻蔑的语调处之泰然,但唯独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在启唇前她早已明白我没有答案。

  我爱的是帕洛斯,还是说我只爱她所扮演的杜丽娘?

  我不知道。

【作者逼逼两句】
低产写手突然更新为哪般?
这章咋写咋不顺手。
雷总戏份少到我打雷帕tag都hin羞愧
(下一章他会猛翻盘。)
求您进我主页瞟一眼游园1,2
求求您了!!
情人节快乐!!!

评论 ( 12 )
热度 ( 56 )

© 热心市民薄荷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