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帕<安】游园惊梦(2)

*文革前期大背景翻!译!腔!

*男扮女装!帕【所以人称变来变去】

*灵感来自《蝴蝶君》

*安迷修视角

*这章安哥被下了药

*灵车注意

1.

 我质问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否正确,或者说我在极力的说服自己这是被允许的。



 我们互相毁灭,以最痛苦的方式彼此折磨。而我却在二层地狱的煎熬中感到前所未有的救赎与解脱。雷狮对我极其不满,她绣了凤翎的旗袍立领下牡丹色的吻痕向我叫嚣着他的挑衅。我则以被她悉心抹匀在耳后处肌肤,散发馥郁故乡玫瑰馨香的软膏进行回击。



 她松散地偎着浴袍向我倾吐《聊斋》中诡秘病态的情事,我心照不宣唯唯应答。温润水汽若她自身所带的魅惑般透出她裸露的滑嫩肌肤引诱我。但当我情难自制去追索她的唇瓣时,她又以最疏远冷淡的方式向我表达拒绝。



 她爱柔若无骨地侧躺在我膝头抬眸向我仰望,虔诚且温驯。珍珠白的贝齿不时轻咬下唇。我不知道她是否也曾在雷狮身旁褪去华服露出细瘦白皙的小腿。在我心中她偶尔给予的微薄恩惠就足以掩盖去耶稣清明理性的光芒。

 我笃信她。


2.


“关上灯吧。”

 我的心脏于沉寂之中迸出振聋发聩的巨响。她曾告诉我这里的女性向来接受黑暗中的性爱,在她所浸泡的文化里性是隐秘的罪,是广无边际的孽海中令舟芥沉沦的暗礁。

 我大致能猜测出他委身于我的意图,这个国家愚昧暴力的风声已经惊动了他丝织的水袖,他亟待引渡的凭证。雷狮是能为他一掷千金的浪子,而我才是心甘为他续命的书生。


 但我仍摒弃了光,放任阴晦的欲火复活。

3.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我在她点了绛色的唇上窥见这个极端性压抑的东方国家神秘且旖旎的艳情。她婉转轻灵云雾般缥缈的唱腔击碎我急促粗重的呼吸,融入包藏祸根的黑暗之中。


 我想开口询问对于她来说情是什么,她以冰雕琢的玲珑心窍是否能承受那疯狂字眼的灼烧。亦或仅仅求得“情”字原本的含义——她极轻的一吻使我目眩失言。我嗅到麝香、依兰,以及殷红如血的求欢前调。



“生者可以死——”

 她的眼似镀了珐琅的异石般茫远,却又切近到可轻易亵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如说我的思维已经超脱耽溺鱼水之欢的躯体进入濒死的梦境。我恍然看见被她素手拈起的梅花在春情的催化下颤抖着瓣开,春宫画卷的碎片在我眼前闪过。我跌入棺椁蹈火。她在喘息的间隙冥冥低语,当浊白的融雪将溅上红梅蜜色的花蕊时,她终于柔声祈求我带她离开。



 ……拒绝她实在是非常困难。

 “This means that people will die for it”
  [这意味着人会为此而死。]



 她没有再唱下去。

tbc.

【作者瞎叨叨】

这章雷总戏份好少……

完整的唱词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帕帕没有唱完是因为他并不赞同爱情可以使死者复生。

那句 “This means that people will die for it”可以理解为帕帕在给安哥解释唱词的含义,也可以理解为他在回答安哥内心的问题。
外链在评论
感谢您的浏览,希望您喜欢(。・ω・。)

评论 ( 13 )
热度 ( 47 )

© 热心市民薄荷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