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帕】当你站街时偶遇旧情人(1)


*站街boy帕!
*一辆学步车!
ok?

  1.

    现在,闭上眼睛。

    从60数到1。

    好了吗?

    睁眼。

2.

   光感不是视觉,是痛感。是混合氢化物的葡萄糖,是真空下焚烧的钻石,是盐酸中变色的玫瑰。

  火焰炽烈而短命,与烟草厮磨温存将其引燃。枯羸木色迅速夭折作片状灰白,被风扯碎裹挟飘飞,似颓败的蝶。

  帕洛斯呼出一息混合焦油与微弱体温的烟雾。亮面黑色指甲油荧出光点,较烟始端的暗火更为明亮。皮革锁骨链将他瓷白鲜有血色的脖颈勒出刺痒的红痕。他倚在凝有水滴状油漆结块凸起的路灯壁,飞虫盘旋灯顶为光源殉情。冷白的灯光映得他披散下的白发若圣子冠冕,令人想去虔敬亲吻却又欲将其践踏征服。

  他向对街驻足的行人施予慷慨饱含情色意味的笑。那人下流地咧开嘴,回应他以询问价格的手势,继而却像见了条子似的瞪大眼顿住,蔫了下去。

  神经病。

  他的嘴角依旧挂着笑——像西方油画中被匠人呕心沥血设计出丰唇弧度的爱欲之神——从善如流地送给对方一根中指,继续抽他的烟。

  “我不喜欢这个牌子。”

  他该死的大脑皮层清洗不去的嗓音。

  完了。

  他别过头嗤的笑出声,肺压抑着粗砺的闷响,素白发尾战栗扫过他瘦削的肩胛。烟蒂滑脱砸往地面,复而无力弹起走向风烛残年。无情绪的泪烫红他的眼角,妖冶闪光。

3.

  适应一下你周围的光线。

  伸手。

  摊开。

  再捏紧,对。

  你困住他了吗?

4.

  “我可以换,这是付费服务。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他回望他曾经的光。那冬夜艳色的惊雷,三千万米冰层下的明火,数以亿计星河汇聚作的浩瀚星海。

  “你还记得我。”

  “不,我们是初次见面。”
 

5.

  玫瑰以一周时间凋敝,爱情在一百年内衰亡,钻石于真空加热下碳化,星辰留下湮灭前遥遥无期的光。

  什么是永恒?

  欲望是不死的罪,不竭的恶,不灭的影。

上车请走外链(´-ω-`)
评论内也有哦
https://shimo.im/docs/EVVCyaeZi7k0U5og

8.

  优秀的统治者从不需要樊笼与镣铐,他们使用以纵容粉饰的监视。

  了解,掌控,支配。

  不要放走他。

tbc.

【作者的碎碎念】

之前的被屏蔽啦,重新发一下
求您来找我玩呀٩(๑òωó๑)۶
感谢您的浏览,希望您喜欢(。・ω・。)

评论 ( 24 )
热度 ( 76 )

© 热心市民薄荷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