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咕

  他曾告诉我,他的征途是宇宙尽头深邃而蛮荒的狂乱——而为了触及世界的脆弱中枢与为人置若罔闻的真理,他甘愿去承受永夜苦寒的寂寥,去称颂无垠孤独理性的淡漠,去朝拜文明缺失的深重苦难,去成为一具腐尸、一把枯骨、一捧扬尘。从他开口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他的理想注定是崇高且隽永的悲剧,超越时代的思想性已经提前奠定了他的命运。...

每日一鸽

  她披散的栗色鬈发被汗液沾湿海藻般缠结,贫瘠心脏在饱满胸脯下紊乱搏动着,几因常年被束腰压缚的畸形肺叶过荷舒张而昏厥。

 
  窒息与恶寒使她裸露的双腿巍巍颤抖起来,最后连支持躯干直立也不能。她跪趴在单色大理石铺就的冰凉地面,却兀然忆起在正午被剖开的石榴子房,以及其中水晶似的透亮果肉——那似乎存在于她的子宫内,寒冷且鼓胀。这样谙熟的恶心将她掳掠回7年前莫斯科冬夜的幽邃巷道——

 ...

征婚启事(???

Mint,犬系男子

居家酷哥&朋克靓仔
佛系文手 枸杞配酒
遇强则帅 遇丑则狗

官方认证优秀沙雕网友
具有语c基础技能
只要不碰底线我的脾气就非常好
脏话是语气词,您不喜欢我就改
弧奇怪但不会太长(我会利用一切碎片时间和您小窗
我们可以先做朋友,看对眼了再发展兄♂弟情
.5欢迎135、246换班制
您有不开心的事情可以给我讲,我会哄您暖您,做您的小太阳。但请不要频繁认真说想去世或自我贬低类的话,这种情况我这样的直男应对不来,希望理解

*如果不是小姑娘,请您不要太软萌
*什么话题都可以和我扯,接得上的我们慢慢唠,接不上的我学习

一个被鸽的片段

  太妃糖小姐是昨天跳的楼,白花花的脑浆和鲜血搅在一起,像是化掉的草莓牛奶圣代。如今她的尸体已被冻入殡仪馆的冷柜中,怕是连骨头都冰凉了吧。

  听说自杀者没有进入天堂的权利,这实在令人叹惋:她拥有我所见过的最纯洁的灵魂——不是自然无瑕的天真,而是对于世界毫无猜忌的愚蠢的信赖——但这也无济于事,若是说为何她不得不在六尺之下受尽地狱的苦难折磨,那便全然归根于她自己的懦弱极端,与旁人毫无干系。

【马康】飙车也要讲基本法

🚕见链接

https://shimo.im/docs/wWsX11CeVfIU6kTy

【free talk】

我还是不会把链接改成我想要的图标(丢人

求您找我玩!!
评论的都是靓妹靓仔不出半月就脱单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感谢您的浏览,希望您喜欢!!

(补新链×5

我已经尽力了

取向一览

有没有朋友和我一起吃克洛伊x卡总

一个像素康康         
我明明是个写文的
但我干了除写文以外的任何事

供个梗

“八木俊典,分手吧。”

“唉!!?为什么…”

“上次敌袭事件我看见了欧鲁迈特从你的房间里跳出来。合理点,不要勉强了。”

恩恩,就是【两人的三角恋】欧叔因为身体欠佳不能透露真实身份

有太太要写吗没有我再想想办法

写出来自己爽

  迪莉娅•琼斯死了。

  没有葬礼、没有讣告,连棺椁也无处可寻。世间找不到她死亡的证据,甚至她生前留下涓埃之微的痕迹也随着她孱弱的生命一并消弭了。就像她曾悄无声息地将未出生胎儿从他母亲危如累卵的子宫里抹去一样,上帝残忍而野蛮地剥夺了她的存在。至于她是否真正场面于六尺之下,失去心跳与呼吸,饱满苹果肌不可逆塌陷、颧骨处一向红润的肌肤罩上青灰--除了她的爱侣无人愿去探求。人们只是不咎蒙昧地摆出叹惋或悲戚的姿态说:“迪莉娅•琼斯死了。”

【free talk

一篇计划中园医的开头

标题叫R.I.P(息止安所

我是很喜欢这种风格了。

“他在午夜墨色的泥沼中挣扎,极力拖动身躯趋近那团烈焰、以及那滚滚直上,几可触及天堂边缘的浓烟。每每他蹒跚靠近一步,黑暗便自他躯干蜷起处结块,簌簌剥落下来。他以为那是无边死寂厚重天幕下暌违已久的光亮、为凯旋者而燃起的炬火。而他终得以看清火焰中痛苦抽动的大丽花似的焰心时--他发现那不过是一团焚烧殆尽的垃圾罢了。”

如果手头上的新文有后续,这段就是结尾。

【雷>帕<安】游园惊梦(终章)

*文革前期大背景翻!译!腔!
*男扮女装!帕【所以人称变来变去】
*灵感来自《蝴蝶君》
*安迷修视角

1.

  讳莫如深是隔阂的温床。

返乡佳期渐近,雷狮却突兀邀我赏玩他新收藏的东方白瓷茶杯。米黄色信封印上带有闪电状凹纹的正红火漆,包装被随手撕下遗留毛边及酒渍的《进化论》扉页。雷狮张扬的花体字迹掩盖纸张原本带有的灰色摘节:

“Natural Selection and Survival of the Fittist.”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2.

  牡丹的盛放远不及它的凋萎,它缎似柔瓣臃肿簇拥,香消玉殒时便也共同陨落,显出她娇矜生命中唯一凄冷...

【薄光】芳心纵火犯

*我真的是个正常人

  “被锈蚀围栏翻起的不规则黑漆块上结了茧,没人知道其中是未展翼的蝶,还是腐烂的死胎。”

1.

  距离凌晨4:00我手机闹钟默认铃声响起搅扰我的梦境已经过了48分钟。现在是这个城市自杀的黄金时间段。监控录像显示楼道空无一人,发青影像左下角的时间不停跳动,警示我的生命正在以秒为单位被剥夺。

  我将供给电脑屏幕工作的插头踢开,出门抽烟。楼下传来新光小姐与门卫的寒暄声,刚点起的香烟还未留下灰雾的存在证明就被我扼杀在手心。新光小姐不喜欢烟味,而我会为她改变一切。

  我可以为她活着——也能为她去死。我对她的爱低微得就像我安装在她...

1 / 2

© 热心市民薄荷鸽 | Powered by LOFTER